文藝西安 | 踏訪金牛古道


“蜀道難,難于上青天。”過了七盤關,就是朝天路。既出了省界又超了力及。按原計劃折返:沿108國道倒走“金牛道”到褒河石門。


 金牛道,又稱石牛道。相傳戰國時期,秦國想要征服蜀國,但蜀國關山萬里,道路險阻。于是,秦王便命人打造了五頭石牛謀劃送給蜀王,謊稱石牛每天能拉一堆金子。貪財的蜀王知道后,命令五丁大力士鑿山開路拉回石牛。最終,道路修通了,蜀王沒有迎來秦國會拉金的石牛,卻迎來了秦國的萬千鐵騎。蜀國亡了,故事和路名卻從此留傳了下來。

  踏訪是漫無目的。因為歷史總喜歡捉弄人,當你千辛萬苦找到地方時,想看的過往常被歲月給勾除掉了。有時一不小心,還會被當下的訛謬引入歧途。就比如這“七盤關”被誤叫“棋盤關”一樣讓人不明就理。


  據記載,七盤關建于漢代,是金牛古道上由秦入蜀的重要關隘。建關時,關址選在寧強黃壩驛西的大巴山雞頭嶺。后由雞頭嶺遷到七盤嶺。到了唐朝貞觀末年,又被遷到七盤嶺下山嘴部。因過關的道路需要盤旋七次,故此被稱為七盤關。然而,上世紀90年代,修建108國道公路過程中,有關部門的有關人在制作路標時,依據讀音,誤將“七盤關”寫成“棋盤關”。從此,地圖上就有了棋盤關、棋盤關隧道及棋盤關收費站等名稱。2014年,在各方的努力下,再經有關方面批準,棋盤關又被改成七盤關。官方改過來,民間又改過去,現在仍是混用。

     下了七盤關,聽坊間傳言,我們就沿萬河路,向毛壩河方向尋訪地洞天坑、壁掛公路、草川子石林去了。由遠及近,最先到的是最遠處的草川子石林。說實話,聽到“草川子”三字比石林更吸引人。因為由此地名一下之滑音想到了日本平安時期女作家清少納言《枕草子》的清雅。至于石林只是好奇巴山上的喀斯特,并不敢拿云南石林來作想象。果不其然,深入其中走一遭,說石林實在有點差強人意。返回來,沿路走,無需多打問,車就上了壁掛公路,爬坡穿洞,近看遠眺,不得不驚嘆當年“人定勝天”的號召力??戳巳斯?,再探自然。九曲十八盤,翻過幾架山,車近云天時就到了“地洞河天坑”頂端。闊如碧湖,目不及底,洞天蒼穹深邃幽奧。想起前一個時辰對“人定勝天”的慨嘆,不得不說是大巫小巫之別。在大自然鬼斧面前再強撼的人工都有做作之嫌,也就不值再提了。有政府公告,天坑是不能下去的。一邊看著大型宣傳壁報,一邊發揮著想象力,不時與坑口崖畔一位在澆花的家庭主婦攀談:“以前下去過。自政府組織人考察以后就不讓下了。也沒啥看頭……”崖畔人的閑適、寂寥與無奈在言語之中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  下得山,趕到寧強縣城已近傍晚時分,在永惠門外打尖住店。

    寧強嚴格說來是寧羌的音轉。據史料記載,明成化二十一年(1485年)建立寧羌州,因古代為氐、羌聚居地,取羌地永寧之意。民國31年(1942年)元旦,改寧羌縣為寧強縣。于右任曾為寧強贈題“安寧強固”,并云:“可作解釋新縣之名”。單說這永惠門,修建于明朝洪武三十年,后來屢有損毀代有修葺。零八年受汶川大地震波及成墟。零九年于原址重建??烧f是寧強歷史風云的見證。站在永惠門外永惠橋上環顧,穿城而過的玉帶河水,在夜幕下就著霓虹燈倒映著一城山色,天上地下滿目瑰麗。


      翌日晨興,告別靜悄悄的山城,繼續沿金牛道北上。過五丁關,經金牛驛。一路喬林灌叢,既不見“五丁開關處”石碑、五丁廟,又不見蒼崖上的摩崖石刻。車行一個半小時,歇腳,已出寧強入勉縣,到了青羊驛。 
      “這是啥東西?”向一擺攤老翁搭話?!皸喖项^么”老翁抬頭說?!岸噱X一個?”我拿起一個翻來倒去地看著問?!岸鍓K?!蔽檀??!澳鼙阋瞬??便宜一點我買一個?!蔽易穯栔??!氨阋??便宜你也不會買的。你買著沒用?!蔽虒Υ??!拔屹I著耍呢!”“耍呢!你錢多得沒處花,清閑得不知道干啥呀!”老翁的一句笑言,懟得我臉上一陣發熱。后來再想起還覺羞愧。老翁的真誠更見自己的虛偽。當時,我似乎是佯裝著笑容背過身向街市別處轉去了。人有時心起一念,越是想放下越放不下。比如看到梿枷頭就是聯翩地浮想。野草莓、笨黃瓜、山杏、油桃……滿街的時令山貨都不足以分心。不經意間又回來與老翁搭起話。問軸木問藤名,問牛皮之捆扎法,問頭和桿之連結法……老翁和顏以對,講他的手藝講他的信用,講他的不二價生意經。一句話說到底:“保證打十年都不會散架”。旁邊不時有經過的翁嫗附和著,稱贊著。臨了,在老翁們的指點下,選了一把槐木軸黃金藤的梿枷頭?,F在業已成了案頭清供,看著它,耳邊就有打谷的回聲傳來,超越了時間,也超越了空間。

   再啟程,經古陽平關遺址直抵褒河石門。到諸葛古鎮,一片仿古新廈卻彌漫著一股沉沉死氣。七尋八找總算看到了萬壽塔,曲里拐彎總算找到了武侯祠的后門(前門因防疫關閉)。到褒河石門,高峽聳立,雙峰對峙;群巒倒映,平湖寧靜。一庫水淹沒了棧道,淹沒了摩崖,淹沒了欲尋訪的一切……

       寫下這些記行文字,是2020年6月1日,回家的第二天。抬眼看見已掛在書房墻上的梿枷頭,想起本雅明“節日是回憶的日子”,補綴二小節長短句《兒童節與梿枷頭》。是蛇尾還是蛇足也就由它去了:
           節日是用來回憶的
          金牛道青羊驛,壩子上
          打谷聲在耳畔回響
          是號子是吟誦是歌唱
          抱孫子的年紀無妨,六一隨想
          為歲月靜好


          節日是用來回憶的
           槐木軸黃金藤,牛皮繩
           拴住時間停頓在當下
           成工具成生活成藝術
           沒有經年摔打無妨,閑適浸泡
           為歲月埋單

  (作者:張龍愿  西安市文聯副主席)
亚洲和欧洲分界线上的国家